asia365新宝体育LOGO

首页 >

张孝全主演话题之作《童话·世界》惊现大银幕


正文开始之前,还是请允许我们先尖叫一声。我们采访了张孝全!!!!简单来说,这个名字代表的就是,一个大帅哥,一个十七年如一日的大帅哥。虽然他这几年来,似乎一直致力于在作品里扮演一些不帅的角色……比如在《谁是被害者》里扮演一名性情孤僻的、患有亚斯伯格症的鉴识官。

在《罪后真相》里扮演一名穿着朴素的过气媒体人。没有关系,评论区依然是:

毕竟,有些人穿西装背双肩包做社畜打扮,会让你感觉班味过浓。而有些人则会让你觉得……救命,果然还是认真的男人最帅。

之所以这一次有机会能采访到孝全,当然也是因为,非常幸运地,他的电影《童话·世界》要和大陆的观众见面了。影片已经于今天正式登陆院线。非常非常想要把这部电影推荐给大家!不单单是因为本片汇聚了中国台湾文艺片的两大男神,张孝全和李康生,更重要的,其实还是本片的题材。影片所讲述的是一个教师性侵、和未成年人受害者的故事。是的,可能看到这里,你和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就,很震惊。这么大的尺度,也是我们可以在国内大银幕看到吗!

震撼、尺度够大、社会关怀和话题性,的确是我们对于《童话·世界》的第一印象。比如让人尤其难以忘怀的一幕,一定会是李康生所饰演的补习班老师,如何以童话故事的名义,来诱哄自己的女学生。可能这其中最可怕的一句话,并不是他对女学生说“我爱你”,而是“你随时可以停下”。他将虚假的“权力”交到她们手中,让她们以为自己是有选择的。但其实他才是那个占尽上风的人。

权力的另一面,是汤老师在转头面对着律师时,用一种同样平静的、温和的口吻说:“我喜欢少女们写我的名字,如果写不好,就不准穿上衣服。”那种荒唐、邪恶和理直气壮,裹挟着扑面而来的血腥和兽性。少女们对他而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个物件。

在本片里,你同样也会看到非常有张力的庭审戏:明明补习班老师是板上钉钉的罪行,在法庭上崩溃的却是被害的女高中生。这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解答了你心中的困惑:为什么“李国华”们的童话故事,可以讲了整整十七年?答案是,因为法律从来都未能保护弱者,反而使得既得利益者们有恃无恐,一次次地逍遥法外。在采访孝全时,我们也问了他一个问题:近年来台湾也涌现出了不少类似题材的作品,《童话·世界》和他们相比,最不同的一点是什么呢?而他告诉我们,答案可能就在于真实。因为导演本身就是法律专业出身,也经手过一些性侵的案件,所以他是基于自己的亲身经历、基于一些真实的案例,才写出了这样的故事和剧本。

在很多细节之处,《童话·世界》是非常逼真的。而真实,往往也就意味着残酷,无法被美化的残酷。他向你展现了,在少女们前赴后继的悲剧里,往往潜藏着并非一个、而是许许多多的加害者。比如,补习班的“青蛙王子”老师。选择李康生来扮演这个角色,可以说是非常贴切:他的外貌称不上英俊,却很有亲和力。据说他在片场也时常会讲几句冷笑话,更让人感觉到那种温和与无害。当他看着你的眼睛的时候,你或许会觉得,他是在试图讨好你,而并非诱捕你。

谈及与李康生的对手戏时,很有趣的一点是,本以为双方应当有很强的火药味,张孝全却表示,他们在现场其实有着非常多的讨论,包括和导演、和工作人员一起进行集体创作。而在片尾最为暗流涌动的那场和解戏里,他们的表演方式也颇为即兴,双方都没有告诉彼此,接下来自己要说哪一句台词,就直接演了出来。另一位必需谈到的加害者角色,则是尹馨所饰演的功成名就的律师。她是一名成功的女性,在专业水准上无懈可击,在法庭上更是气场非凡、攻击性十足。假如不知内情,或许你也会觉得,她是一名女高中生所想要成为的那种未来。但也正因为此,当她选择为虎作伥时,观感才显得尤为撕裂。她明明在厌恶着恶行的所言所行,却又为了利益,沦为对方的“执粉”。她对于年轻女受害者们的态度,无论矛盾、微妙还是共情,全部藏在一句轻描淡写的台词、或是一笔大额的和解金背后。

我们同样也与孝全讨论这个角色设置的用意,而他的解读是:“如果一个人想要在这个社会好好地走下去,有一个方法就是靠近社会,顺应规则,照着它的规则与规范。讲所谓的对错,是很难的。”换而言之,这位律师的存在,和她所展现的巨大的矛盾性,都是现实的一种呈现。

讲到这里,相信你也会很好奇,张孝全所扮演的主角,在这个故事里,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答案同样是,很微妙、很复杂,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但这确实是一个让张孝全“一见钟情”的角色。以至于他第一次看到剧本过后,就非常喜欢,念念不忘,一直“缠着”导演要出演。纵观年轻律师张正煦的职业生涯,他曾经历过三个决定性的案件,每一个都与汤老师息息相关。在第一个案件里,他只是一名初出茅庐的菜鸟,还有着非常朴素的道德观和正义感。不幸的是,他的师父律师接到了汤老师的案件,他因而也经历了一次价值观的重塑。张正煦很年轻,很聪明,学习能力也很强。所以,尽管非常清楚汤老师的行为有多么卑劣,他依然为了对方,不惜在法庭上公然地对一名年轻女性进行攻击。

与此同时,故事也悄然地滑入了另一种悲剧性的走向。张正煦爱上了邻居的高中女生陈新。她对他而言,单纯,美好,宛如初恋。他并不知道的是,在自己并不知道的地方,陈新也在经历着自己的“初恋”。她早已被汤老师哄骗,沦为了另一个隐形的受害者。可笑的是,彼时彼刻,这两位年轻人,都以为自己是独立的、是有选择权的。陈新以为自己“选择”了爱情。在高大英俊的追求者张正煦,和温柔怯懦的汤老师中间,她选择了看似没有攻击性的后者。她以为奋不顾身地献出自己,就可以成全一个童话故事。

张正煦也以为自己“选择”成为一名成功的律师。他以为他可以借由助纣为虐,来获得身为律师的价值感和成就感。这种成就感的、虚妄的高峰,是在他告诉陈新“我是律师,我可以守护你。”之时。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手握权力,借由伤害了一个女高中生,可以保护另一个女高中生。

直到庭审的那一天,一切都破灭了。陈新明白了自己没有选择权。两个向她求爱的人,一个坐在被告席,另一个站在法庭上侃侃而谈。他们都曾经不约而同地向她编织过关于童话、初恋的幻想,又在同一时刻,展现了自己丑陋狰狞的面貌。

张正煦也明白了自己没有选择权。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维持一种岌岌可危的、双面生活的平衡——在陈新面前,扮演一个初恋大男孩的、全然的保护者;而在汤老师面前,则化身为顺从强权的执粉。庭审撕开了他的幻想。他在摧毁受害者的同时,也摧毁了自己。在与陈新对视以前,或许他还可以自我催眠:他只不过是顺应社会、做了和其他人一样的选择。但在那一场隔空对望的凝视里,当他看到哭泣的陈新时,他明白了这样做的代价,是亲手杀死一部分的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这其实也是张正煦作为主角,最难写、最难演的地方。作为律师,他本该是理想、正义的化身。可是这部电影却并没有让“律师”这个身份,仅仅停留在如此符号的层面。他被赋予了更丰富的多面性、更为暧昧的定义。

他身上也有着身为男性的、狩猎者的一面,他曾经被权势诱惑、扮演恶人。正如孝全谈到他和陈新的关系时,也思考了这个问题,“陈新对张正煦而言,固然意味着最初的美好,但如果没有汤老师,如果陈新也对张正煦有好感,那他们的关系继续往下走,会不会跨越那条线?”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对比:张正煦和汤老师,都为陈新编织了一个“童话”,其实归根究底,他们能有多么大的区别?

而另一方面,作为权力的下位者,张正煦最终也惊觉,原来自己也曾经被汤老师摆布、变成他游戏的一部分。汤老师狩猎一切的“青春”和“青涩”,年轻的他,也曾是被屠戮的羔羊。这无关性别,只是权力最丑恶的真相。十七年后,张正煦凭借着经验和年纪,似乎也掌握了一部分的权力,并终于得以扮演一名孤注一掷的英雄。但正义就真的被伸张了吗?影片并没有走向一个伟光正的结局。他身上承载的,仍旧是一种无力感。一方面,他意识到自己想要实现正义,终究还是要依靠法律以外的手段,甚至是以一种玉石俱焚的方式。而另一方面,为了实现这样的正义,张正煦又辜负了另一群人。片中虽然着墨不多,但17年后的他已经是丈夫和父亲,对于现在的家庭,他似乎又沦为了失职的人。他还是要牺牲一些人、乃至于牺牲一部分的自我,才能弥补17年前未得到的公正。正如孝全自己所说的,“他希望得到所谓的正义,但这个正义又是一个很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