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世足】在噩梦般的开局后C罗终究得理解他也会老去

在9月16才打进新赛季首球之后,C罗(Cristiano Ronaldo)的低潮还没结束,这位「欧冠之王」本季只能打欧联杯,并且正身陷生涯最大的「进球荒」,他在英超的状态低迷,前6轮出赛都没有取得进球;赛季首球是在欧联杯对谢里夫靠12码罚球打进的。

他糟糕的表现无疑是在说明曼联前后两任主帅拉尔夫·朗尼克和埃里克·滕哈赫对其的评估和使用方式完全正确,这位葡萄牙明星前锋本季连争取先发都难,机会也不如过往来的多。

并不是和朗尼克和滕哈赫在恶整C罗,而是这位英超最高薪的球星,目前已经跟不上球队的整体踢法,而相比于梅西(Lionel Messi),他在身体老化、体能下滑后可调整性太少,况且他自己也不愿意。

曼联终止4连败的方式,简单且粗暴,就是让C罗和哈里·马圭尔坐板凳,让团队展现出体能训练的成果:跑起来吧!在前场积极的逼抢球,已经证明能非常有用的创造更多的机会,C罗再固执己见,只会让自己更颜面无光。

在这场他挣扎着想醒、却醒不来的噩梦中,昔日老对手也对他无情嘲弄,在曼城6:3大胜曼联的比赛后,《The Athletic UK》曼城方面记者Sam Lee和Pol Ballus报导了曼城在准备这场比赛时的方式,瓜迪奥拉(Josep Guardiola)要求一些年轻球员去模仿曼联球员的动作,其中扮演C罗的球员被下达的指令是「只需要做做样子就行,不用全力逼抢」。

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了。

朗尼克上任后给曼联带来了一种以高强度、在前场就针对性逼抢球权为特色的比赛风格,在这个体系中,球员要在失去球权后立刻施压以重新获得控球权。这不仅仅需要中后场的努力,前锋也需要配合队友灵活的移动,并进行反抢。而正是在这一点上,C罗无法很好的融入其中。

从去年开始已经有无数的数据指出葡萄牙人在英超前锋的跑动距离上敬陪末座,无论他是为了接下的进攻节省精力,还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总之他无法完成教练给他的工作。

在曼联战胜利物浦开胡的比赛中,滕哈赫把C罗踢出首发的调整得到了回报,全队不仅比利物浦多跑了3.1公里,也比球队上一场惨输布伦特福德的比赛足足多跑了18.18公里。

同样离开滕哈赫主力阵容名单的还有队长哈里·马圭尔,这一前一后的高薪球星被拔掉先发的原因是一样的,在越来越强调的防守反击的现代足球中,场上的球员要踢得更全能、且被要求成为一个整体,攻防都要协同一致,否则很容易出现给对手出球的空档。而C罗缺乏意愿,马圭尔则是太过笨重,他们都无法很好得跑起来,这使场上的其他球员必须要拉长战线,去协防他们的位置,让防线很容易被撕开一个口子。

必须要说的是,尽管已经37岁了,但C罗的身体还是保持很棒——他的自律一直是毋庸置疑的——他上一季可还是球队的射手王呢。但在滕哈赫和朗尼克的眼里,一名前锋最先被考虑的反而不定是射门能力,而是要先抢回球,然后配合队友推进。

这和C罗目前的打法有冲突吗?是有的,因为随着年纪增长,C罗已经聪明的转变打法,利用高效的无球跑动和预判成为一个很单纯的终结者,他的射门能力依旧突出,只要有一个能帮他推进且创造机会的团队,他就能发挥得不错。然而曼联现在并没有,相反的,球队要他参与跑动协同争抢,而这会让这位老迈的球星失去了一些提前跑位取得进球空间的时机。

然而,这这个体系也并非完全对于C罗不利,他现在已经渐渐失去自己创造进球机会的能力了,而滕哈赫虽然要求增加防守端的努力,但成功的压迫能换取更轻松的进攻机会,球队能在更有威胁的位置上重新获得高控球权,有利于创造更容易的进球,而不必通过大量传导来伺机而动。因此,这体系也特别适合那些可以通过一次决定性传球就完成终结的球员。

事实上,朗尼克始终相信C罗能很好的适应这个体系,因为他觉得高位逼抢最重要的是积极且自信的心态,若后者愿意把争取进球时的心态拿来防守,就完全不会有问题。

作为史上最出色的射手之一,并拥有如此出色的生涯,C罗的抗拒能够理解。但无论在什么球队之中,团队永远高于个人,特别是当这个团队已经不再以他为核心运转之时,更是如此。

老化是一个过程,C罗在2014-15赛季的成功转型,打出更加高效的进球效率,让我们忽略了他已巅峰不在的事实。他的进球是用放弃推进以及边路突破——减少自己为球队创造机会的工作量——所换来的。

C罗现在所经历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年纪大了,已无法兼顾那么多事情。他可以在一个熟悉的位置上把事情做得不错,但你若要求更多,那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现在问题是,他愿不愿意将自己的精力更多的放在为团队服务上?

在过去他的确是天选之人,所以球队愿意让同样顶级的卢卡·莫德里奇和卡里姆·本泽马等球星来辅助他;但巅峰远离后,习惯作为核心的他不改变打法,自然会踢得比较挣扎一些,甚至伤害到球队和队友的发挥,所以在尤文图斯时是冈萨洛·伊瓜因和保罗·迪巴拉做出牺牲,在曼联则是明显影响了杰登·桑乔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

如今C罗的产出已不值得球队围绕他建队,而且曼联和滕哈赫已经是自顾不暇,大家都没时间在讲情怀和人情了。

职业足球是非常残酷的,史蒂文·杰拉德在回忆2006年那支阵容坚强的英格兰为何没能在大赛上展现该有的成绩时,坦言教练没有果断的在他、弗兰克·兰帕德和保罗·斯科尔斯三位出色的中场之间做出抉择是关键。

「我们需要一个做出正确决定的人,把所有拼图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就以杰拉德所说的这些话,我们是该给滕哈赫的勇气和破釜沉舟的决心一些掌声。

而回顾当年那支英格兰队,我们也明白有时候让天赋塞满整支球队不见得是好事,总要有人做出牺牲,而那个人在必要时可以是任何人——当然也包括阵中最好的球员。

我们终究必须适应C罗会老去,或许他自己也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