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365新宝体育LOGO

首页 >

疫情下中超重启为何这么难?行业部门说了不算

随着9月杭州亚运会与12月汕头亚青会相继宣布延期或取消,中国99年龄段U23国足以及06年龄段U16国少两支国字号队伍将在年内失去家门口亮相的机会,中国足球在2022年唯一能够让人有点念想的,恐怕就剩下职业联赛了。但时至今日,新赛季中超联赛的重启依然没有明确消息。作为行业的管理部门,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联合会(中足联)筹备组以及中国足协自然成为众矢之的,饱受诟病。但事实却是:不是中足联或中国足协不想重启,着实是受制于现实而难以自主。当然,随着上海的两支中超球队在5月7日与8日陆续离开上海前往大连,意味着最大障碍暂时已得到解决,联赛重启的曙光在前方。

1、行业部门说了不算

坦率地说,当前疫情的冲击与影响下,中国足球之于中国社会的现实可谓“毫无存在感”,这并非只是因为没有成绩,而是由它在中国现实社会中的地位与属性所决定的,尤其相比就业、教育、分配、社保、稳定等老百姓所关心的五大民生问题,足球更是不值得一提。即便是就产业角度本身而言,也因其在各个产业中的规模与体量太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在当前疫情防控下的复工复产复市过程中,足球根本就排不上号。

在这样的大背景以及社会现实下,职业联赛重启成为难题。虽然中足联筹备组以及中国足协一直在不断努力,而且像北京目前也受疫情影响,中足联筹备组以及中国足协的诸多工作人员都处于封控当中、无法正常上班,但他们依然以线上方式与各个俱乐部、赛区等保持密切联络,处理相关事宜,但许多事情并不完全由中足联筹备组或中国足协说了算。

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还牵涉到另一个深层次的问题,也就是管理辖区与权限的问题。过去,外界在谈到中国足球上不去的原因时,总喜欢用“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词汇,认为是中国足球的管理体制出现了问题。所以,《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后,明确要求“按照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原则调整组建中国足球协会,改变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构架”,明确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脱钩,而且,中国足球协会不设行政级别。这似乎是明确中国足协是社团法人的定位与职能。

但随之带来的就是中国足协作为一个社团法人,在整个中国社会发展现实中又遇到了全新的课题。以疫情后中超联赛不得不改用的集中赛会制为例。在确定赛区时,中足联筹备组或中国足协在与地方协商时始终处于不对等的状态。因为中足联或中国足协仅仅只是一个社团组织,而地方则是由政府部门出面,只有在行政体育主管部门出面的情况之下,地方政府部门才可能更重视,或者说是对等的,这是中国整个社会的行政管理体制所决定的。当前疫情下,像足球比赛这样聚集性的活动采取的是“谁主办谁负责、谁审批谁负责”的原则。作为中国足协或中足联,当然可以说“我承办我负责”,但问题是,中国足协没有“属地管理权”,也就是具体承办的赛区、赛地不归中国足协,这其中存在着一个“管理空档”的问题。

于是,我们也就很容易理解,中足联筹备组以及中国足协出面联系了那么多城市,希望他们能够承办中超、中甲或中乙联赛,但最终同意承办的城市并不多。在目前防疫抗疫的大形势下,诸多城市不接办当然很正常也很容易理解,毕竟足球在整个城市的建设与发展之中并非首要重任。

这就是中国足球生存的现实。外界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简单地归结为中国足球或中足联办事不力、效率低下、领导无能,将所有问题都归罪于中国足协恐怕有失偏颇。毕竟中国足协根本就没有可能行使政府或行政职能,仅仅只是一个“社团组织”。因而,中国足球想要真正有所突破和改变,如何在改革中解决这个根本性的问题已迫在眉睫。

2、赛区难定影响开赛

中超联赛之所以难以重启,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就是迄今为止赛区尚未敲定。

当前中国足球正处低谷中,不管是中足联筹备组抑或是中国足协,一个共识就是希望2022年的职业联赛能完整进行,而且全力以赴确保以主客场制进行。但疫情的反复,让主客场制的设想不得不重新变更为集中赛会制。在被迫改成集中赛会制的情况下,中足联筹备组与中国足协不得不重新物色赛区,即希望能够像去年中甲联赛那样,将参加今年中超联赛的18支队伍按照去年的成绩、以蛇形排列的方式,分成三个小组,然后再尽可能安排18队完整地进行34轮角逐。这样的话,至少就需要三个赛区。

所以,中足联筹备组与足协联手组成的考察小组先后考察了梅州、武汉、杭州、成都、昆明等多个城市,但不少城市相继退出,到目前传说中敲定了梅州、大连两个赛区以及待定的山东日照赛区等,这其中就又涉及到本文前面所提到的属地管理问题。赛区的敲定并非仅仅只是城市所在地区的市一级政府部门批准同意便可以了,而是需要往更高一级政府部门进行报批、履行一系列的手续。在更高一级政府获准后,相关的公安、防疫等诸多部门才会全力以赴予以配合。这样,愿意承办的城市才能够正式反馈给中足联筹备组或中国足协,明确究竟是否承办。

这中间的流程、程序相当复杂,就像先前曾传言武汉将承办今年中超联赛的开幕式,但武汉最终连赛区都不是,就是因为期间的流程尚未走完、消息便先流传了,最终令人尴尬。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承办中超联赛的赛区之所以迟迟未能敲定,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情况,就是不管中足联筹备组抑或中国足协,本意还是希望能够更高标准来主办赛事。毕竟虽然是赛会制,但中超是中国足球最高水准的赛事,期间还涉及到一个向境外转播的问题。高标准对整个中超联赛的形象、赛区的城市形象乃至整个中国的形象都大有裨益。

像女超、女甲、女乙联赛目前都已经顺利展开或即将展开,相比而言要求就不算很高,毕竟不涉及到对外传播的问题,所以比赛就在基地内展开了。但如今,中超联赛迟迟未能敲定赛区,从组织者的角度来说,还是希望能够将比赛尽可能全部安排在球场内,而且这也便于转播设备的架设等,希望能够让观众、球迷看到联赛更好、更积极的一面。

3、客观因素防不胜防

低谷中的中国足球人面对现实并未选择放弃,但不得不说,各种客观因素、场外因素常常令人防不胜防,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而且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像中足联筹备组与中国足协一直希望今年中超联赛在12强赛结束、国家队回国结束隔离之后马上就全面展开,希望能够全面恢复主客场制,能够打满34轮。而且各方都在共同努力,包括出战亚冠联赛的俱乐部派遣青年军出战,也是希望能够不影响国内联赛。

但疫情反弹,防疫压力陡增,令各种计划不得不一再改变。所以,原定的中超重启时间已经无限期延后,这完全不是中足联筹备组与中国足协所能左右的。包括像上海两支球队在7日、8日先后离开上海、奔赴大连,也是经过大量的沟通与协调后才得以成行的。不经历其中,很难体会到其中的付出。

再譬如像如何应对杭州亚运会的问题,中国足协为让U23国足能够更好地进行准备,从去年就开始筹划,让队伍在今年3月能够顺利跟随国足一起西行,终于让队伍在时隔近三年后第一次打上了国际热身赛。随后,如何更好地备战亚运会,足协与队伍之间也一直在开会研究,包括与中足联筹备组协调人员的抽调、联赛的应对等等。但如今,随着杭州亚运会的正式延期,让先前的各种准备工作看上去是做了无用功,而外界也不会在意这期间各方付出了多少,但U23队伍的准备并不会因为亚运会的延期而无需继续了。

坦率地说,类似这些客观因素、场外因素确实防不胜防。但无论如何,中国足球依然还要生存下去,中国足球人也不会就此彻底让足球从中国社会中消失。疫情让中国社会很多东西都发生了改变,但就像中国不会因为疫情而停止前进与发展的步伐那样,中国足球也依然还是会坚强地活下去,今年的中超联赛也肯定将会重新走进球迷与人们的生活之中。

相关新闻